-

在爸爸面前和妈妈做爱

2020-09-15

    炎热的夏夜,爸爸在书房里看书,老旧空调发出轻微震动。在我的书桌,我搂着妈妈的腰,她坐在我大腿上,我尽量向前倾压着妈妈鼓鼓的柔软乳房,下半身一下一下有规律地挺动摩擦,客厅爷爷奶奶看电视的声音掩盖了我们的喘气声和肉体碰撞声,地上散落着妈妈的乳罩、粉色内裤,和我的长裤,显得有点凌乱。

    爸爸以为妈妈在帮我复习功课,他不知道现在我的手正从妈妈光滑的大腿摸上柔软的小腹,然后探进妈妈白色的短袖衣服里握住那对饱满弹性的乳锋,不停地揉捏起来。为了方便穿回去,我们都没脱掉上衣,妈妈只脱掉内裤和乳罩,短裙掀上腰部。

    我们压抑着快感,动作却不由热烈起来,妈妈的下面突然紧缩了一下,她‘啊’的叫了一声,爸爸刚好去上厕所经过我的房间门口,木门不太隔音,他听到妈妈叫声敲门问:雯,怎么了?我们被爸爸这一声吓得动也不敢动,我搓着妈妈乳房和环着她屁股的双手瞬间停下来,妈妈也保持半站的姿势,我的阴茎滑抽出来有点湿粘粘的,它止不住在空中跳动了两下。

    大约静了两到三秒,我们才听到彼此轻微的呼吸,妈妈向门口说:没事,夏天蚊子多,咬了一下。爸爸说:我拿点蚊香给你们!妈妈连忙说道:“不用,开了空调不太通风,蚊香对身体有害……”门那边传来:那你注意点,让蚊子叮容易传染感冒。小龙,你也注意点,学习别太晚了,你们学校明天有运动会,你妈跟你都得早起呢!我吞哽一下:“哦,知道了!”然后听他的脚步声离去,我们舒一口气。但我的下身同时也软了许多,妈妈笑笑地轻敲我的头说:叫你轻点,差点弄出事来了!

    看到妈妈的这个动作和她浅浅的笑,我忽一阵冲动,站起来抱住妈妈把她压向书桌,分开她的大腿,爬上她的身体,直接用下体贴紧妈妈的阴部上下摩擦,很快就硬起来并插进去。里面湿紧地包裹住我的阴茎,一种无法言喻的快感迅速占据我的全身,我把妈妈的衣服从腰部翻到胸上面,露出她圆润的双乳,两手握住它们揉捏,充盈的肉感不断刺激我的大脑,我加快了冲撞速度。妈妈全身软绵绵的,任我摆弄,嘴里气息却浓重起来。急促地抽插不到三四分钟,我的下面忍不住要爆炸了,而爸爸上厕所出来的脚步声又从门口经过,但那种临近高潮时的快感让人不顾一切,妈妈刚想示意我停下动作,我却不管那么多勐地冲击妈妈的阴部,然后扑上去压住她的乳房紧紧抱着她的身体,妈妈控制不了地“恩”了一声,双腿夹紧我的腰部,手环住我的颈和背抚摩着。

    爸爸的书房传来关门声,我的动作几乎失控使肉体连续咭哧咭哧和啪啪地响起。深入挺向妈妈的阴道,她的阴道内壁快速有规律的收缩着,子宫口一下下吮吸我的龟头部位。我的阴茎被好象嫩嫩的小嘴和湿滑神秘的隧道抽吸一样再也支持不下去,睾丸紧缩动了动,一股浓精正要射出。妈妈此时却忽抓挡住我的阴茎,她说:别射在里面……可我已经到了冲动的颠峰,妈妈虽手抓住和轻挡我的阴茎冲撞,我的阴茎还是激动地往里挺了十几下在妈妈阴道中一跳一跳,感受她阴道的收缩和温暖好一会才稍稍能缓和下来。伏在妈妈身上一分多钟,妈妈让我起来,可我的阴茎仍挺着。我把妈妈翻过身趴在书桌,她的乳房压在桌面显得更诱人,我摸摸妈妈圆润弹性的屁股,用手拍了两下,妈妈嗔怪道:想死啊,被听见就坏了。还不快点弄完……我说:妈,我打蚊子啊,你真是美呆了,蚊子都喜欢找风景好的地方叮!妈妈的脸有些红热地说:就知道油嘴滑舌。我用右手扶住阴茎,左手扶放在妈妈腰上,边用阴茎摩擦轻顶妈妈的屁股沟和会阴部边说:我说的可是真的,妈,你不知道我们学校那些青春豆满脸的同学,都把你当梦中情人呢……这种骑马一样的征服视角和身下妈妈雪白顺服的肉体很快使我撸动的阴茎爆发出浓液,看着乳白液体从屁股曲线上慢慢流下,我乘那里充血地方还没完全退去伏骑上妈妈屁股狠狠顶了好几下,直到它完全软缩掉才下来。妈妈帮我搽拭下体后穿好自己衣裤对我说:“我先去洗澡,等下你过来洗……”我“恩”地回答一声斜靠椅子上舒爽地微闭着眼睛,脑里却不知道为什么闪现那些同学对我妈意淫的画面,这些都是很令我不爽的,因为内心里我妈只能属于我,甚至我爸我也很有不满……妈妈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在我们镇属于很漂亮的,皮肤白皙,身材凸凹有致,曲线优美。我敢说在城市里也不输大部分女人,特别是那股成熟的女人味更让她的吸引力难以抗拒。我的一个同学曾羡慕说:要是我妈有你妈一半那么好,我就满足了。他毫不忌讳的说:我梦中的理想女人就是张老师这类型的。有次跟一个小学就退学做小溷溷的邻居一起在家玩游戏机,他说你妈真是极品,你爸肯定爽死了,我对他的无礼很反感:你吃饱叼没事,瞎说什么,你他妈还玩游戏不!他自讨没趣,玩了一会他说不玩了要去上厕所。他进去半天不出来,我喝了许多可乐玩游戏投入自然憋了很久尿,就去催促他。他慢吞吞出来,我刚一进去就闻到一股烟味,我说:你他妈在我家抽烟,搞得乌烟瘴气的,欠扁啊!蹲在便池,我发现不对:我妈这两天换的内衣裤乱乱的,有翻动的痕迹。拿起一条内裤竟有黄浓的液体附在上面,一闻一阵浓精液的味道,还是新鲜有点热的。这家伙竟然拿我妈内裤打飞机,我靠!